兰州军区>西北边防 >正文

零下三十五度绽放的青春

2012-12-31作者:徐大奎 李思源 解放军报记者 贾保华来源: 本网专稿

支持左右键翻阅

整装待发

艰难前行

艰难前行

艰难前行

时刻保持乐观

无言“战友”

巡逻路上到处是危险

走过阿克布拉克平滩

在雪地里吃午饭

察看地形

新疆军区扎玛纳什边防连驻守在阿尔泰山深处,每年冬季封山期长达6个月,连续几天大雪过后,天气骤然变冷,排长田德东早早起了床,今天是他带队巡逻的日子。

出发前,田德东看了一下室外温度计——零下三十五摄氏度,这是一个什么概念?田排长告诉记者:“一条湿毛巾暴露在空气中,三十秒就会冻结,这就是零下三十五度。”

田德东作为一名地道的北方汉子,对雪并不陌生,但刚到边防连时,还是被这里的大雪和寒冷吓了一跳。“风吹的让人发疼,天气冷的让人发瑟”是田排长对这里最初的评价。田德东一再嘱咐战士要把“四皮”穿戴好,所谓“四皮”,就是皮帽子、皮手套、皮大衣和棉皮高腰靴。等一切穿戴完毕,战士们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像北极熊。

9点30分,巡逻队正式出发,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10公里外的某高地。田德东告诉记者:“不要小看这10公里,处处都有危险,时时都要保持警惕。”

一小时后,官兵们进入被他们称为“死亡谷”的山谷中,班长王志胜对大家说:“一定要小心,这里很容易发生雪崩,不要大声说话,随时观察两侧高山上的积雪,如发现雪崩征兆,不要慌,听排长命令行事。”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。

大家小心翼翼的前行,雪越来越厚,最深的地方,人和马进去只剩个胸口在外面,田德东小声对记者说:“现在我们都是雪海游泳运动员了。” 四周白茫茫一片,上下坡一个接着一个,马累的大口喘着粗气,流下来的汗水瞬间成冰,官兵们神情凝重,可以看出,他们对这些无言的“战友”很有感情,但由于担心雪崩都不敢多说一句话,只能小心拉着马缰绳。大家不时看看两边山坡上厚厚的积雪,生怕它冷不防地冲下来。这短短一公里的路程,官兵们足足走了近两个小时。

出了“死亡谷”,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田德东拍着胸脯说:“这里哪里是沟,哪里是坎,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就是闭着眼走都没问题。”“田排长又开始‘吹牛’了。”下士田修鹏的一句话让大家笑了起来。

没走多久,又来到阿克布拉克平滩,一个著名的风口,七八级大风在这里很常见,温度也比周围低很多。为避免冻伤,田排长建议大家骑马步行交替进行,尽量让身体多活动。在雪海里行走,是一件很艰难的事,积雪表层硬硬的像冰一样,但一踏上去就破碎,整个人都会失去重心。大学生战士赵厚法走了不到10米,就摔了3个跟头,大家挣扎了半个小时,才前进了200米。而此时,官兵们眼睫毛上都结成了一排密密麻麻的冰珠,被汗水浸透的雪地伪装服也被冻的像盔甲。

“排长,我们还是骑马走吧,我实在走不动了。”田德东看着赵厚法一脸的苦相,笑着说:“上马吧!”大家就这样,在马上冷的受不了,就牵着马步行,累的走不动了,就骑马前进,经过近三个小时艰难跋涉,终于到达目的地。

登上高地,午饭时间也到了,田排长拿出被大家称为“白糖裹饼”的食品,所谓白糖,其实就是饼子上的冰渣,名字起的文雅,但吃起来感觉真不怎么样,一口下去,冰冷的感觉瞬间麻木了全身,但是体力严重超支的官兵们吃起来还是那样津津有味。吃过午饭,田德东拿着望远镜,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,确定一切正常后,大家开始返回。

茫茫雪海,除了官兵身后的脚印,再也找不到其他生命活动的迹象。大学生士兵丁义孙对记者说:“这脚印是我们边防军人守卫祖国母亲的证明,也是我们无悔青春的印记,这样的青春就像雪莲花,身处严寒却依然绽放。”

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

再看一遍进入图片中心

新疆军区扎玛纳什边防连驻守在阿尔泰山深处,每年冬季封山期长达6个月,连续几天大雪过后,天气骤然变冷,排长田德东早早起了床,今天是他带队巡逻的日子。(编辑:兰州军区分社)

    相关文字